• <acronym id='ibfqm'><em id='ibfqm'></em><td id='ibfqm'><div id='ibfq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bfqm'><big id='ibfqm'><big id='ibfqm'></big><legend id='ibfq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ibfqm'></i>
    1. <fieldset id='ibfqm'></fieldset>

    2. <tr id='ibfqm'><strong id='ibfqm'></strong><small id='ibfqm'></small><button id='ibfqm'></button><li id='ibfqm'><noscript id='ibfqm'><big id='ibfqm'></big><dt id='ibfq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bfqm'><table id='ibfqm'><blockquote id='ibfqm'><tbody id='ibfq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bfqm'></u><kbd id='ibfqm'><kbd id='ibfqm'></kbd></kbd>

      <ins id='ibfqm'></ins>
    3. <span id='ibfqm'></span><dl id='ibfqm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ibfqm'><strong id='ibfq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ibfqm'><div id='ibfqm'><ins id='ibfq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發如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姿势大全_性姿势清晰图片大全_性姿势图

            血色窗簾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翻瞭個身,眉頭卻越皺越緊——我快被那一聲聲似有若無的撓墻聲折磨瘋瞭。鄰床的李林卻像死人似的沉寂著,不知道是已熟睡還是自欺欺人地選擇瞭充耳不聞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終於,我忍無可忍地下瞭床,想去看看隔壁為什麼會在深夜發出如此讓人心驚肉跳的異響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別多管閑事。我拉開門的一瞬間,李林的聲音從背後傳來。看得出,他和我一樣聽到瞭隔壁的古怪聲響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不行,這麼吵下去我實在睡不著。我搖瞭搖頭,走到隔壁門前,敲響瞭門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許久,門開瞭,張恒出現在門後,睡眼惺忪地看著我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兄弟,麻煩提醒你的室友註意點兒影響,一個人睡不著別折騰得大傢一起失眠。我沒好氣兒地抱怨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室友?寢室裡就我一個人。張恒邊說邊不耐煩地打著哈欠。見我將信將疑,他索性敞開房門讓我看瞭看空蕩蕩的寢室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快速地掃瞭一眼黑洞洞的寢室,發現那一直傳來撓墻聲的墻壁後竟然隻有一張空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那你之前聽到過什麼古怪的聲音沒有?我猶豫一下,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聽到瞭,你室友的磨牙聲可真夠響的。他苦笑著說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的心頓時一緊: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兒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又仔細地在他的寢室裡掃視瞭一圈,可除瞭正在月光下閃著血色光芒的窗簾讓我覺得有些不寒而栗外,並沒有發現別的異常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窗簾抽空換瞭吧,那顏色瘆的慌。打瞭個哆嗦,我好心地提醒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窗簾?張恒頓時一愣,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,我們寢室根本就沒掛窗簾。他邊說邊下意識地回過頭去,昏暗的光線下,那讓人不安的血色窗簾正微微地顫抖著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恒呆瞭一下,剛想上前看個究竟,一陣詭異的骨節摩擦聲中,窗簾的頂端竟露出瞭一張腐敗的臉。那張臉的下巴已不見瞭,全憑一排上牙爬犁似的拖動著那顆殘破的頭顱在墻壁上緩慢地移動,而那血色窗簾竟是那顆頭顱披散而下的一頭血淋淋的長發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恒頓時驚叫著跌倒在地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就看到那散發著血腥味的發絲突然卷向地上的張恒,轉眼就將他卷成瞭一個巨大的血粽。

                興師問罪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看著不斷蠕動著發出嗚嗚聲的張恒,我忙踉蹌地逃回瞭自己的寢室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李林,血頭發,張恒……”我慘白著一張臉,語無倫次地向李林描述著我看到的驚恐一幕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費瞭半天勁兒,李林總算聽明白瞭我的意思,一張嘴頓時張得仿佛要將我吞下去。愣瞭幾秒,他突然抄起一把椅子沖向隔壁寢室,我忙顫栗地跟在瞭他的身後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一推開那扇虛掩的房門,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頓時撲面而來。可是,黑漆漆的寢室裡卻早已不見瞭張恒的影子,寢室裡的窗戶大敞著,一條一尺多寬的血跡拖痕一直向窗外延伸而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要不,報警吧?許久,我咽瞭一口唾沫,征詢著李林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李林白瞭我一眼,搖瞭搖頭,拉著我退出瞭張恒的寢室:別犯傻瞭,你打算怎麼跟警察說,張恒被鬼拖走瞭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被問得啞口無言,隻能用不住的顫抖表達著內心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早叫你少管閑事,沒聽說過嗎?半夜撓墻,猛鬼上梁。我就知道這裡今晚會出事,你非要把自己也卷進來。李林嘆著氣,眼神無比復雜地看著我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那我現在怎麼辦?我求助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吧,希望那個鬼沒有看清你的樣子,否則……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隨著李林的一聲嘆息,我整顆心頓時沉到瞭谷底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縮在被窩裡,我顫抖著暗示著自己:今晚的經歷隻是一場可怕的噩夢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不想多事,可事情卻偏偏找上瞭我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第二天午飯後,我被一臉陰沉的陳浩和吳東堵在瞭食堂的角落。原因是有人告訴二人昨夜依稀聽到我和張恒說瞭些什麼,之後就傳來瞭張恒的慘叫聲,這讓我頓時成瞭張恒失蹤最大的嫌疑對象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面對氣勢洶洶的二人,我支支吾吾地解釋著,可是二人對我的鬼魂索命之說根本不屑一顧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我最後問你一遍,你到底把張恒弄哪兒去瞭?陳浩怒吼著,拳頭第三次狠狠地砸在瞭我的鼻梁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我說瞭,他被一個鬼魂拖走瞭。我捂著淌血的鼻子奮力地掙紮,可在膀大腰圓的二人面前卻根本無濟於事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我看你還能犟到什麼時候!陳浩眼睛裡噴著火。就在他第四次向我掄起拳頭時,卻被吳東抓住瞭胳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吳東猶豫瞭一下,問道:你先說說,那是個什麼樣的鬼魂?
                “
            隻有半張臉,頭發上全是血,頭發大概有這麼長……”我邊說邊用手比劃著,卻看到二人對望瞭一眼,臉上隨即流露出瞭一絲莫名的驚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