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45jn0'><div id='45jn0'><ins id='45jn0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acronym id='45jn0'><em id='45jn0'></em><td id='45jn0'><div id='45jn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5jn0'><big id='45jn0'><big id='45jn0'></big><legend id='45jn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45jn0'></i>
    <ins id='45jn0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45jn0'><strong id='45jn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45jn0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45jn0'><strong id='45jn0'></strong><small id='45jn0'></small><button id='45jn0'></button><li id='45jn0'><noscript id='45jn0'><big id='45jn0'></big><dt id='45jn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5jn0'><table id='45jn0'><blockquote id='45jn0'><tbody id='45jn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5jn0'></u><kbd id='45jn0'><kbd id='45jn0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45jn0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span id='45jn0'></span>

          幽靈佈偶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• 来源:性姿势大全_性姿势清晰图片大全_性姿势图

              今天是陽光幼兒園秋學期報名的最後一天。傍晚時分,林方紅正要下班,就見門口進來一個女子。林方紅看她面熟,那女子也在怔怔地看著她。半晌,才說是帶兒子來報名的。說著就將一隻佈偶放在林方紅面前的桌子上。林方紅莫名其妙。那女子隨手從身後拉過一個小男孩,說:“小虎,叫老師!”小男孩抬起頭來,怯怯地叫瞭一聲“老師好”,就將桌上的佈偶拿在手中。
              林方紅幫他們登記完畢,那女子才告訴她,說他們沒有本市戶口。林方紅說:“要不明早待園長上班我再幫你說說!”那女子高興地答應瞭,臨走時留下一張紙條,說是傢裡電話。又說她叫劉茵,住在東郊。說這話時,劉茵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著林方紅的臉,林方紅不由打瞭個寒戰。
              女子走後,林方紅在那裡出瞭一身冷汗。她怎麼會叫劉茵?怎麼像極瞭那個人?難道她沒死?林方紅不敢想下去。再看手中的那個電話號碼,隻有七位數。而據他所知,本市號碼前不久已經升級瞭,一定是她寫漏瞭一個數。林方紅追出門外,早已不見人影。去問門崗老朱,老朱言之鑿鑿地說,這都半天瞭,根本就沒見有人進出。林方紅在那裡直發愣。她知道老朱傢在東郊,就拿紙條給他看。老朱看瞭看說:“現在電信系統混亂,是不是那一帶的電話還真難說,不過前面你加個‘8’字試試!”
              林方紅就拿出手機撥出這個號碼,語音提示說這個號碼不存在。正在疑惑,一回頭,見一個佈偶躺在門角邊。林方紅想起應該是剛才小虎手中的那隻佈偶,便撿瞭起來。原來這佈偶是一個小男孩,戴著一頂棒球帽。帽簷處明顯有煙火熏燎的焦痕。看著看著,林方紅不由詫異起來,這佈偶怎麼有點像小虎?林方紅把佈偶放進教室的講臺上,等小虎來時再給他。
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一直忙到傍晚,老朱來找林方紅,問她小虎上學的事。林方紅一愣,問他哪個小虎。老朱的臉色極不自然,囁嚅瞭半天,才說就是昨天下午來找你的那一對母子。林方紅聽瞭更吃驚,心想昨天問你,明明說沒見著人的,今天怎麼突然關心起來瞭?想瞭想,便不動聲色地說:“那個女人精神不正常,她的話你也信?”老朱一臉尷尬,怔瞭好一會兒才又說道:“那個電話八位數不通,你就撥七位試試!”
              林方紅在那裡直犯迷糊,心想老朱今天這是怎麼瞭?聽他提到電話的事,就找出昨天的那張紙條,照著上面的號碼打過去。果然通瞭,可好久沒人接。林方紅的心直往下沉。考慮瞭半天,她決定親自跑一趟東郊,做些預後的處理。
              林方紅到東郊時已是暮色四合,天上又下起雨來。她拿出手機再撥劉茵那個七位數的號碼,電話剛通,劉茵就接瞭。林芳紅告訴她,她是專程為小虎的事來的,人在東郊的公交站臺,讓她過來接一下。
              沒過多久,劉茵蹬著一輛破舊的小三輪來瞭。見林方紅不解地看著自己,劉茵淒然一笑說:“我們住得偏,還沒通車呢。您上來吧,我載你。”坐在小三輪上,林方紅告訴劉茵,幼兒園不收沒有本市戶口的孩子,她雖然幫著說瞭不少好話也沒用。劉茵聽瞭這話,長長地嘆瞭一口氣,說:“林老師,讓你費心瞭!”林方紅從隨身的小包裡拿出一疊大鈔遞到劉茵面前,說:“還是帶孩子回傢去吧,外面生活不容易!”話音剛落,隨著路邊行人的驚呼,一輛失控的大貨車迎面撞瞭過來。一陣刺耳的傾軋聲過後,林方紅便失去瞭知覺。
              不知過瞭多久,林方紅才從昏迷中醒來。睜眼一看,竟不知置身何處。爬起來愣瞭好一會,才想起剛才遭遇車禍的事來。起來一看,隻擦破瞭一點兒皮。再四處去找劉茵和她的小三輪,哪裡還有?剛一轉頭,就見路邊是一片墓園,靠路邊那座墓碑上嵌著的照片很是眼熟。上前一看,那人竟是劉茵,一雙失神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自己。林方紅嚇得魂飛魄散。
              林方紅轉身剛要走,就見身後站著一位雞皮鶴發的老太,正用怪異的目光在打量自己。老太指著墓碑上的照片問她:“你們是同學?”林方紅大吃一驚。老太一笑說:“夜裡我夢見她瞭,說有一個老同學要來看她,讓我幫著招呼呢!”
              老太把林方紅帶到前面不遠處自己的那座小院裡。從老太那裡,林方紅大概瞭解到這個叫劉茵的女人的一些事情。
              劉茵是去年才來到這座城市的,就住在老太這裡,靠一輛小三輪撿破爛度日。老太告訴她,劉茵曾有過一段婚姻,生過一個男孩,叫小虎。四歲那年,小虎的一隻玩具佈偶不慎落水。孩子不懂事,就下水去撈,結果溺水死瞭。劉茵後來被婆傢趕瞭出來,隻帶出瞭小虎的那隻玩具佈偶,一直就放在自己的身邊。
              那天晚上,劉茵從前面的街口經過時,不小心丟瞭佈偶。就在她發瞭瘋似地回去尋找時,迎頭撞上一輛大貨車。老太說,找到劉茵時,她已經不行瞭。彌留之際,劉茵意外地清醒過來,她把自己的後事托付給瞭老太。老太用劉茵的積蓄,再加上賣小三輪的錢為她修瞭一座墓。老太說,劉茵入土後,她專門請冥器店裡的人幫著紮瞭一輛紙三輪和一臺電話,燒給瞭她。老太說,劉茵到瞭那邊也離不開它們。隻可惜瞭那隻佈偶,剛點著就下起瞭雨,後來就不見瞭。老太在說這些話時,那怪異的眼神一直就沒離開過林方紅的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