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rvbc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rvbc'><strong id='rvbc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rvbc'><strong id='rvbc'></strong><small id='rvbc'></small><button id='rvbc'></button><li id='rvbc'><noscript id='rvbc'><big id='rvbc'></big><dt id='rvb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vbc'><table id='rvbc'><blockquote id='rvbc'><tbody id='rvb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vbc'></u><kbd id='rvbc'><kbd id='rvbc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rvbc'></dl>
  • <i id='rvbc'><div id='rvbc'><ins id='rvb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rvbc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rvbc'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rvbc'><em id='rvbc'></em><td id='rvbc'><div id='rvb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vbc'><big id='rvbc'><big id='rvbc'></big><legend id='rvb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rvbc'></span>
          1. 夜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姿势大全_性姿势清晰图片大全_性姿势图

            “哇——哇,小雅隱隱聽到山裡有娃在哭,不禁全身起瞭一層雞皮疙瘩。

              眼看天漸漸黑瞭,山裡的溫度下降得很快,小雅感到有些害怕。她抱著孩子進山,不小心在大山裡迷瞭路。走瞭這麼久,路上不見一戶人傢,到處都是竹林和黑乎乎的山洞,風一吹,“呼呼”地響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她又餓又累的時候,突然看見半山腰竟然有一堆篝火在閃爍,那裡有人!她趕忙摸瞭過去,想來剛才那娃娃的哭聲就是從那邊傳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當她接近那堆篝火時,一條黑影猛地從一旁的草叢裡躥瞭出來,嚇得她一個踉蹌,差點兒跌倒。幸好那黑影被一個男人喝住,她定睛一看,原來是條狗。那男人大約四十來歲,皮膚黝黑,看上去像個老實人。他身後有間小屋,緊挨著山洞而建。洞口很大,很黑,仿佛張口就能把小屋吞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位大哥,我趕廟會迷路瞭。帶著孩子找到這裡,能借你的地方休息一下嗎?”小雅怯生生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以啊!屋裡有床,我先給你弄點吃的。”男人爽快地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雅和男人攀談起來。原來他叫王大山,是個單身漢,把這座山承包瞭,就住在這山腰上。見他樣子憨厚,小雅也就放心瞭,她把孩子放到裡屋的床上,端瞭盆熱水洗瞭把臉,又把亂糟糟的頭發梳理瞭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“哇——哇”,又是幾聲娃娃的哭聲,像是從石縫裡飄出來的,卻讓人辨不出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,她感覺身後的洞裡,好像有東西在閃爍,定睛一看,真的有兩個綠幽幽的小球在動,像是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——那是什麼東西?”小雅嚇得躲到王大山身後,哆嗦著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什麼啊!我在這兒住瞭幾年,從沒見過什麼啊!這裡到處都是山洞,洞洞相通,洞洞有出口,你是眼花瞭吧?”王大山憨厚地笑著,但小雅看得出來,這個男人嘴角的笑是裝出來的。他腳邊的那條狗也怪怪的,眼裡閃著兇光,卻一直沒叫過。

              “能借你的手機打個電話嗎?我老公肯定急死瞭,我想讓他明天來接我。”小雅有些害怕瞭。在這深山裡,一個漂亮女人和一個單身男人在一起,能不怕嗎?

              “可以,這裡信號很強。”王大山大概很少和女人說話,被小雅這麼一求,竟然臉都紅瞭,顫抖著把手機遞到瞭她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好單純的男人哦!小雅心裡暗暗發笑。就在她的手接觸到王大山滾燙的手時,突然不知誰的手一抖,手機掉瞭。小雅伸手去抓,可是還是晚瞭,手機不偏不倚,剛好掉到瞭臉盆裡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呀!進水瞭,不能打瞭。”小雅把手機撈出來,手機已經黑屏瞭。

              王大山憨厚地笑瞭笑,沒有責怪的意思,這讓小雅很是過意不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哇哇”,屋裡的孩子醒瞭,哭瞭起來。小雅慌忙跑進去,從背包裡取出瞭奶瓶,擠出些奶水,摻著點稀飯,喂起瞭孩子。那孩子很鬧,兩個小眼睛瞪得溜圓,大概是見到生人給嚇著瞭。孩子吃瞭稀飯後,連打瞭幾個哈欠,不一會兒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個女兒吧,真漂亮。”王大山看孩子長得秀氣,忍不住贊嘆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,我女兒長得像我哦!”小雅答得有些遲疑,但臉上還是很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她是和衣而睡的,還摸瞭把剪刀藏在衣袖裡。因為就在王大山轉身離開房間的時候,她看見這個男人老拿眼睛在她身上打量,那眼神讓她越想越怕。她想好瞭,隻要熬過今晚,就趕緊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“哇哇……”睡夢中,小雅被孩子的哭聲驚醒,她慌忙抱上孩子,出瞭屋,給孩子把尿。

              等孩子尿完,小雅強打起精神支起身,想回屋,突然看到不遠的洞邊站著個人影,正是王大山。他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她給孩子把尿,黑夜中眼珠亮得像貓眼,往外放光,嚇得小雅打瞭好幾個冷戰,趕緊進瞭屋,鉆進被窩。

              “嘎吱”,大概是下半夜的時候,小雅被一聲輕微的開門聲驚醒,她一動不動,裝作睡著瞭,手中的剪刀卻握得更緊瞭。

              是王大山!他輕手輕腳地摸到瞭她的床邊,還聽瞭聽,判斷瞭一下,感覺小雅是真的睡著瞭。他這才又摸到瞭墻角,在小雅的包裡翻找起來,最後拿瞭樣東西,返身帶上門出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雅的包裡沒錢,也沒什麼貴重的東西。她想,這男人想要什麼都拿去好瞭,隻要不來侵犯她就好。她趴到窗口向外望去,王大山竟然拿走瞭包裡的奶瓶。

              隻見他擠出全部的奶水,倒進一隻碗裡,端給那條狗吃瞭。這男人怎麼這麼變態!小雅心裡暗暗罵瞭幾句,回床又裝睡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過瞭十分鐘,門又被打開瞭,這次進來的王大山直接摸到瞭小雅的床上。一股強烈的煙味撲面而來,讓人想吐。小雅實在受不瞭瞭,手裡的剪刀已經抬瞭起來,隻要那男人的臭嘴一碰自己的臉,她就紮死他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就在她顫抖著身子,要紮那男人的時候,卻感覺他走瞭。等她明白過來,才感覺身邊少瞭樣東西,孩子!他抱走瞭孩子!

              “還我孩子!”小雅大叫一聲,舉著剪刀,撲瞭上去。那男人猛地一回身,一把抓住瞭她高舉的剪刀。他稍稍一使勁,小雅就感覺渾身都散瞭架,疼得眼冒金星。她一松手,剪刀掉到瞭地上。王大山一抖手,小雅摔出去很遠。他眼裡冒著兇光,像是要吃人,步步向她緊逼過來。小雅嚇得又連連後退瞭幾步,腳下突然一空,跌進瞭屋邊那個黑乎乎的山洞裡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出來,我就還你孩子。”王大山站在洞口,冷冷地說,他瞪著血紅的眼睛,仲手要拉她上去。那孩子睡得熟,這麼折騰,竟然還沒醒。

              “別殺我,別殺我!”小雅突然如發瘋瞭一般,語無倫次,披散著頭發,爬瞭起來,向著漆黑的山洞深處跑去。洞內剛好一人多高,她一路不知疲倦地奔跑著,手蹭破瞭皮,往外流著血,可她管不瞭那麼多瞭,她隻知道這裡的洞都是相通的,都有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“砰”的一聲,小雅感到頭被重重地撞擊瞭一下,眼前金星直冒。原來她隻顧跑,沒註意頭頂的石壁,一頭撞瞭上去。她眼前一黑,倒瞭下去。可她的思維還是清晰的,她向四周看瞭看,洞很多,都很深,沒有盡頭,身後沒有一點響動。那個男人沒有追來,可是這個地方她剛剛跑過去過,原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,她始終都在原地打轉!

              額頭上流下的血熱乎乎的,可是小雅全身都是冷的,洞裡到處都是水,她感覺全身麻木,沒有一點溫度,快被凍成冰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哇——哇”,昏迷中的小雅聽到一聲清晰的孩子哭聲,就在不遠處的水裡。

              是孩子嗎?孩子不是被那個可惡的男人抱走瞭嗎?怎麼會在漆黑的洞裡哭?小雅努力睜開眼,天啊!真的,真的是她的孩子,孩子的頭從水裡探出來,淒慘地哭著,一雙小綠豆眼閃動著,一點點地向她爬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哇——哇”,小雅被這一聲哭聲嚇得幾乎背過氣去。那個娃娃竟然爬到瞭她身邊,開始吮吸她那隻擦破瞭的手指上的血。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直往她腦子裡鉆,那是鋒利的牙齒切割她手指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一歲大的孩子怎麼會有這麼鋒利的牙齒呢?小雅使勁睜大瞭眼,眼前除瞭那雙閃動的綠豆眼,什麼也看不到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小雅的屍體邊圍瞭很多人,其中有王大山,還有警察。小雅的孩子被另外一個婦女緊緊抱在懷裡,那婦女硬要給王大山磕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的孩子是個男的,因為長相水靈,把我和這女的給騙瞭,我們都以為是女孩。她晚上給孩子把尿時,無意中被我看到瞭,我就起瞭疑心,哪有親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的呢?為瞭證實一下,我夜裡摸出她包裡的奶水,喂給我的狗吃,發現果然摻瞭安眠藥,怪不得孩子一喂完奶就睡著瞭。也該她倒黴,我洞裡養著幾條十來斤的娃娃魚。這魚怕吵,所以我養的狗被我訓練得不會亂叫。這每條魚至少值幾萬,我怕外人知道會偷,所以就沒告訴她。昨晚我的那條魚餓瞭,叫喚瞭幾聲。她進去時,娃娃魚以為是我送吃的來瞭,便把她的手指當小魚給咬瞭。娃娃魚的叫聲和孩子的哭聲幾乎一模一樣,沒想到把她給活活嚇死瞭,真是罪有應得啊!”王大山得意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小雅竟然是個人販子,她趁廟會人多,抱走瞭人傢的孩子,結果繞小路逃跑卻迷瞭路,撞見瞭王大山。她借手機打電話是假,故意掉到水裡弄壞手機是真,因為她怕王大山接山外人電話,自己的身份會暴露。她沒有想到,為瞭拐賣一個孩子,自己最後卻被孩子的哭聲給嚇死!